学术科研
当前位置: 学院首页 >> 学术科研 >> 科研成果 >> 正文

王伟林:林峦蓊蔚,丘壑浑融

作者:  编辑:王福来  图片作者:  发表时间:2019-09-14    浏览次数:

本文发表于《新华日报》2019年9月13日 作者:朱骏益

处暑悄过,加之昨夜因风而来的雨水,将白乐天“露荷散清香,风竹含疏韵”的诗境沁入吴地芹泥雨润的空气。傍晚的时候,四下里各色明瑟照眼的花草被新秋微凉的风裹挟,闲憩在廊庑下读王伟林《走向浑融——近三百年中国书法述评》一书,口角噙香,不由想起明人陈献章在“体道”时的立言:“真乐何从生,生于氤氲间”。白沙先生所称的“氤氲”即指阴阳之气浑融一体的境界,而欲达此境界便须保持心体之超越玄远。犹如云行于天而无心,水止于渊而澄澈。倘若能达此境界,便会拥有旺盛的生命活力,才能探寻到人生的真乐。而在我眼中,王伟林的书法人生就是“林峦蓊蔚,丘壑浑融”的吴中好风景。

王伟林生长于人文之邦太仓,这里既有江海汇流的卓荦浩汤,又有娄东文风的绵密蓊郁。“兴文”的王凤洲、“兴社”的张西铭、“兴诗”的吴梅村、“兴学”的陆刚斋、“兴画”的“四王”想必就是幼年王伟林头顶夜空里的灿烂星子。1984年,捧着一颗文心的弇山少年走进苏州大学攻读汉语言文学专业,从此因缘际会地开启了与书法结缘三十五载的光阴故事。因大二的书法课,有幸立于当代著名书法家华人德先生及李鹤云先生门下;因濡墨学书,得受吴门书坛耆宿沙曼翁先生教化沾溉;因恩师引荐,幸与吴中硕儒钱太初先生谈书论道;因看似意外的毕业论文书法选题,摘得全国首届书法理论“书谱奖”……在王伟林的温情回忆中,四年大学生活充满了笔情墨趣。他清晰地记得1986年1月8日,时值敬爱的周总理逝世十周年纪念,华老师在学期最后一堂书法课上为他开小灶,即兴创作了一副对联,内容正是周总理的名言:“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三十余年来,这副对联一直陪伴着他寒窗夜读,成为人生道路上的明灯。

考察王伟林的工作经历和从艺历程,其职业从师范院校教师到机关公务人员,再到近三四年来又回到高校执教,虽然工作环境、岗位性质发生了变化,但其内心对书法的热爱始终不渝。作为一名书法实践者,王伟林强调书法创作与理论研究须齐头并进,他的书法创作侧重于隶书,辅以章草、小楷,这是一种互补的学习与创作模式。其隶书取法汉碑,拙朴浑厚而不失清雅刚正之气;小楷承延隶法,以求古意与厚重,有学士气息;章草于恣肆间不失文气,都是他汲古之发散。诚如其在《董其昌论书》隶书中堂创作手记中的自述:“余素喜碑版书法,慕其浑然天成之意趣,故临池创作多涉汉隶。清代吾吴书家姚孟起在《字学臆参》中说:‘学汉魏晋唐诸碑帖,须各各还他神情面目,不可有我在,有我便俗。迨纯熟后,会得众长,又不可无我在,无我便杂。’这段话十分深刻地揭示了书法创作的规律,也成为我一直以来学习书法的座右铭。”王伟林最具标志性的隶书创作本体就是理论、实践并重的最佳例证。在研究“近百年隶书发展的考察”这一宏大论题时,为了能准确客观地揭示其发展过程,王伟林在数年时间里广泛搜罗了这个时段近700名隶书作者的作品,然后从具体的作品出发,梳理出其中重要书家85人,最终遴选出代表性书家20人,分别对应四个不同阶段。正是由于这样苦心孤诣的“濯古出新”,《秋风·老木》联、《青草·龙吼》联、清·袁兰昇《郭巷》诗等书迹凸显了王伟林隶书创作取法乎上、风采粲然的典型风格。这些作品从取法对象上看,多以两汉经典碑版为宗,杂糅浑融秦汉简牍帛书或清代“篆隶复兴”以来诸名家;从艺术特征上看,注重将“金石气”与“草情”“篆意”渗透、熔冶;从精神意趣上看,既富有传统文人的精雅内核又不乏与时代共振的视觉传达与艺术理想。统而观之,王伟林的书法创作在“无我”与“有我”中上下求索,精准地切中了篆隶审美中最为核心的“古朴厚重”与“率真自然”。正是由于王伟林对“篆隶精神”的执著追寻,故能师法高古,形神兼备,从而建立起“不趋时风”的醒豁面目,在自然书写的情境中寻绎最契合自身心性的技法语言和笔墨表达。在对“篆隶精神”的观照与通会之中,王伟林的书痕融会深情高韵,张扬个性魅力,彰显时代风采,力求呈现恢弘壮阔的生命意境。技进于道,王伟林将深邃沉厚的文化学养与疏放清空的艺术个性巧妙地融合在了一起,在“宜”与“雅”、“喧嚣”与“寂寥”、“庙堂之高”与“江湖之远”之间寻找到了自身艺术神魂得以诗意栖居的自在园林。

“我对近三百年‘写手刻手论’演变的考察、对近百年隶书发展的考察、对梁启超书法的考察、对清末民初名贤尺牍的考察、对沙孟海书法的考察……无一不是由读书而发现论题,由读书而引出思考,并进而在‘释疑解惑’的兴趣下对晚近书法史相关问题进行探究。”王伟林在《我的书学之思》一文中的自述给人启迪,引人深思。从《近百年隶书发展简论》《苏州书法史上的几次高潮》《隶书与近现代苏州书法的发展》等书法理论研究到《梁启超书法论》《饮冰室主人的隶书情结》《清奇古怪:20世纪江南四大家书风比较——关于林散之、沙孟海、王蘧常、费新我书法的一种描述》等书法史论研究;从《六届以后怎么办?》《诗意回归:当代书法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关于“国展”与当代书法创作、书法活动的思考》等书法批评文章到《翰墨薪传——苏州“牵手西部”书法人才研修班》《梁启超书法系列研究》《当代书法评价体系的建立》等省部级重大课题……在日复一日的书法生活中,王伟林始终将书法创作与书法理论、书法史论、书法批评等统摄浑融,因而他的书作中往往于“热闹处著一冷眼”,赋予了笔情墨趣更闳深的理论思考和学术价值;他的书学研究也因从书法本体中吐哺生发,而每每在“冷落处存一热心”,充溢着丰富深刻的实践经验和情感体验。王伟林在受访时曾说:“作为书法实践者其实都应该追崇一种哲学的境界,也就是弘一法师所揭示的从自然生命上升到艺术生命,再从艺术生命上升到宗教生命。所谓‘宗教生命’,是指精神的范畴,不断地指向人的内心深处。书法之魂正在于斯,从笔法、结字、章法、墨法直至心法。”从王伟林的身上,我们既能看到承续自明代“吴门书派”的精致典雅,又能发现当下“吴门书道”的多元包容和精神灿烂。

昔日曾有幸随王伟林赴天赐庄谒见李鹤云老,依稀记得当时论及“绚烂之极复归于平淡”,王伟林认为书艺的高境是唯道集虚,计白当黑,艺术创作应于虚灵中传出动荡,神明里透出幽深。“林峦蓊蔚,丘壑浑融”,他从艺术精神中冲决而出,进入人生社会之道;从以艺术实现个体生命,到以艺术济世传道,承载起见素抱朴的翰墨神髓。

03.jpg

自作诗

作品1:《自作诗》隶书 首届江苏书法奖作品展评委作品.jpg

苏轼词一首

02.jpg

楷书扇面

04.jpg

楷书扇面

05.jpg

处士老渔



上一条: 杨勇:洛下根株,江南栽种
下一条: 我院王福来老师获得获苏州市“新闻传播理论作品奖”二等奖

世界杯买球入口-世界杯买球官网-首頁!